当前位置:9928彩票 > 女人 > 正文

电视剧还是精英人群关注的东西

未知 2019-04-12 17:57

  电视剧《女人的颜色》在江苏卫视黄金档一开播,当日便直冲全国卫视收视率排行榜榜首,此后更是一路凯歌高唱。然而,这部电视剧也是近期最让人纠结的,几乎所有观众都是以边看边骂,一边抱怨剧情狗血一边却坚持不转台,戏里戏外都很虐心。

  徐筠坦言,要进入角色内心,自己的情感便极度纠结了,“这样的一个女人要展开对自己爱过的男人和以前的闺密进行报复,可见她内心的挣扎和无奈。而且在70集里我一共有1300场戏,对于体力和精神来讲都是一种考验,期间被累病过两次。”以前,看到其他演员说陷进角色里无法自拔徐筠都认为只是为了宣传效果,但这次在《女人的颜色》这部戏中她真正体会到了。

  各类新媒体分流了电视观众,收视率逐年下滑是不可逆转的趋势。今年,全国各卫视黄金档电视剧收视率超过1%已算骄人,迄今为止最好的是赵本山出品的《樱桃》,它和都市剧《夫妻那些事》、《林师傅在首尔》同档播出,在北京《夫妻》成为热议话题,《林师傅》因川菜、林永健、张瑞希这三张王牌聚焦媒体关注,《樱桃》则无声无息,然而,全国卫视收视排行榜上,播《樱桃》的辽宁卫视等三家始终盘踞前三位。事实上,每到年终盘点业内人士都不得不正视,电视剧收视率与口碑总在唱反调,占据年度前三位的几乎都是那些制作粗糙、明星不强、剧情狗血、被媒体调侃的“神剧”。

  很多观众把负面情绪发泄到王媛可的个人微博上,这让以前一直饰演温顺娴雅小家碧玉的她有点吃不消,还只能表示理解,忍着一肚子委屈回复观众:姚倩倩是反面教材,大家千万不要学。王媛可坦言:“其实接这部戏时我也担心,不过更想挑战自己,因为从来没有演过这样的角色。但开始的时候,我自己特别不能理解姚倩倩的做法,反复和导演讨论,最终确立:我们想要呈现出现实生活中血淋淋、赤裸裸的一面,给大家一个警示,引以为戒,即使是当个反面教材我也认了。”

  即便饰演正派女主角,叶静宜的前后性格反差之大也让徐筠很纠结。在上半部《女人的颜色》中,叶静宜是单纯又无辜,传统又柔弱的小白兔形象,然后接连不断地遭遇爱人背叛、闺密欺骗、家庭变故一连串打击后奋起反击,在下半部《女人的抉择》里成了另一个性格强势的“复仇”女强人。

  10年浮沉,抛开口碑,杨利摸索出一套电视剧高收视的必要条件:第一,靠台词和表演抓观众,如果演员都像电影那样淡淡地说台词,大段大段的聊天,观众很快就走了。第二,故事不能太复杂,最可怕的电视剧是让观众动脑子,绝对不能讲很深的道理。比如,《女人的颜色》开篇第一集就把全剧的伦理冲突直接挑明,贤良的主妇发现丈夫和自己的闺密有情,闺密特别疼爱她的孩子,然后剧情再倒叙回六年前。做如此安排,杨利认为:“现在的人耐心有限,你得先把结果告诉他们,让他们不费脑子的享受过程。”第三,情感激烈有碰撞,每集都要有冲突,虽然有时硬编的情节难免狗血,但如果情感宣泄不够,观众进入剧情就慢,所以,电视剧绝不能含蓄,情绪酝酿过程不能长,不能靠镜头语言交代故事线索。第四,一定要归到某种类型剧里去,比如谍战剧、偶像剧、家庭生活剧。很多导演不愿意把电视剧归类,比如《借枪》导演说这不是一部谍战剧,《浮沉》导演说,这不是一部职场剧,《风语》的导演说,这不是谍战而是一部人物命运剧……其实,是什么类型对观众来说并不重要,但最怕的是什么都来点,什么也没讲清楚。 这段时间,杨利自己也在看《浮沉》,她评价这部剧在商业上极为成功:《浮沉》的网络版权卖到了去年最高价。在她看来,《浮沉》收视率低因为两点致命伤:首先,国企改制,7个亿,老百姓不关心。此外,原小说改编成剧本后,弱化商战增加情感,女主角的性格也大逆转,这样一来,整部戏类型模糊了,哪部分也没说透。“十年前,电视剧还是精英人群关注的东西,电视剧向文学作品看齐,细节考究;但现在精英们不看电视剧了。”杨利感慨:“如今看电视剧的是市民阶层,所以,电视剧最好得拍得像八卦,讲大家日常聊的那些家长里短事儿。至于那些剧情、道具的小穿帮,其实对收视率不会有多大影响。”

  道具粗糙、穿帮是《女人的颜色》挨骂的另一原因。饰演姚倩倩的王媛可在大多数时候都穿一件红色皮衣,故事里她去意大利六年,回国后已经是事业有成的大设计师,可一亮相还是原来那件旧衣服、旧鞋、旧包。网友调侃:“姚倩倩您是有多节省啊?都去意大利当了大设计师了,六年前六年后还穿一身衣服,或者您买了十套相同的轮着穿吗?”还有剧中的深度植入广告是某国产皮具,不仅身份高低的每个角色都用,还要时不时地拿出来秀,用故作惊喜的语气大夸特夸:“啊!顶级意大利皮包×××呀,限量版的呢!”结果,该品牌因观众反感,顺着品牌谐音被调侃成“破烂儿”。

  让观众很无语。编的完全不符合现实,并非因为故事复杂。

  观众刘小姐笑言:“我保证只是偶尔几次看了十几分钟,还把情敌抚养了6年的女儿夺回到自己身边。并且成功地逼迫王进离婚,失去所有的姚倩倩不得不远走意大利。已然成为一个业界享有盛誉的时装设计师。没财产,开始一步步计划着重新夺回失去的爱人和孩子,而且每次看都能接得上。还要死要活的去争第三者和自己老公的孩子。此时的她,已经大概了解全部剧情了,70集长剧分为《女人的颜色》和《女人的抉择》上、下两部,编剧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姚倩倩没背景,女主角自己家都成这样了,反而情节进展缓慢。

  《女人的颜色》制片人杨利说话慢而平缓,很难想象以她的趣味会拍这样一部情绪暴躁、让人撕心裂肺的电视剧。上世纪90年代,杨利离开武汉电视台,起初做海外剧引进发行,2002年开始做电视剧制片人。她说,“我们那个年代的电视人,起初也是带着文艺情怀开始的,10年来,不断被市场教育,现在我越来越相信,电视剧要贴近老百姓,不是给你(指记者)我这样的人拍的。”

  她却以自己超强的自尊心和生存能力上演了一出逆境图强。”《女人的颜色》主打“虐”字牌,一直在说孩子、离婚,甚至没有疼爱自己的父母。每天三集情节都没进展,简直就是虐神附身。不过,”一直追剧的观众张小姐自嘲看了部匪夷所思的“神剧”:“一个多星期,六年苦学之后归来,饰演反派女主角姚倩倩的王媛可坦言拍戏时心力交瘁!

  《女人的颜色》在江苏卫视独播,起初收视率一度被湖南卫视独播的《天涯明月刀》压着,而同期播出,四大卫视全力宣传的商战剧《浮沉》则被挤出了五名开外。杨利观察各地的收视数据,发现农村观众对《天涯》收视贡献大,二、三线城市观众对《女人》的收视贡献大,北京、上海较其他地区收视偏低。《天涯》结束时,下半部《女人的抉择》继续播,收视率马上突破了2%,还在继续攀升,预计全剧结束时的平均收视率有望超越《樱桃》。杨利认为,恰恰是那些被质疑为狗血的情节在拉动收视率,她说:“有观众说剧里的人都在咆哮不现实,其实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,很多人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,内心在咆哮别人看不到罢了。这样,观众看电视剧时也顺带发泄了心里沉积的负面情绪。”

  一个女人的两面极致状态如何让观众认同,徐筠只好将叶静宜解读为另类励志,她表示:“‘叶静宜’是我众多荧屏形象中最悲情的也是最励志的一位女性。剧中她遭遇多重打击,近乎崩溃绝望,但最终她还是能够坚强去面对这一切,扛起自己肩上的那份责任。她的爱情观与生活观值得年轻人借鉴。”此外,徐筠认为,正因为前半部叶静宜的弱在观众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,为这个女人打抱不平的声音到处都是,到下半部时观众积聚在心里的怒气才会更期待看到她强悍的一面,不计后果的展开复仇也觉得合乎情理。

  随着剧情的发展,姚倩倩的复仇行为越来越让观众咬牙切齿,接连不断的哭戏和各种咆哮失控是姚倩倩“虐待”观众的一大佐证。事实上,不光是观众就连王媛可本人都被这个角色“虐的要死”。“演这部戏的时候,我每天都沉浸在姚倩倩的折磨中,从没消停过,时刻处在亢奋的状态,情绪起伏特别大,从声带到身体再到心理都在忍受折磨。而且这种负面情绪会影响到我生活中的状态。那阵子朋友都感觉我脾气特别暴躁,我就和他们说,就当我更年期提前了,别介意。”王媛可无奈地说。

  用网友的话形容,《女人的颜色》讲述的就是一个贱男人和一个贱女人再加一个天使女人的故事。主要情节可以概括为:老公背叛,养了6年小孩是小三的,小三是闺密,女儿被抢走弟弟被拘留,妹妹因为打了小三被拘留,妈妈被骗了钱,自己也被骗了钱,家产又被老公抢走,爸爸又被气死了……因为剧情劲爆,表演情绪极致,接连不断的哭戏和咆哮、声嘶力竭,一如有网友在贴吧留言:“这部剧让人一刻也不轻松,看得心力交瘁,却又还想再看。”

标签